您的位置:首页 > 社会 >

11月25日是“国际消除家庭暴力日” 反“家暴” 我们应该做些什么?

来源:北京日报     时间:2021-11-24 15:11:49

11月25日是“国际消除家庭暴力日”。家庭,本应是一个人温暖的港湾,但暴力,往往把家庭变成了地狱。北京市检三分院近日办理一起案件:一名年轻女性离奇身亡,未婚夫送医时称是未婚妻以酒服药,但医生、民警和检察官最终找出真相——女子死亡源于未婚夫长期的家庭暴力。

保护妇女、儿童等特殊群体,反“家暴”,我们还应该做些什么?

医生报警:逝者死亡离奇家属反应异常

“我们当时认为应该积极进行有创抢救,但是自称女子丈夫的男人反应很奇怪——他对于抢救表现得很不情愿。”回忆起2020年12月11日的下午,北京同仁医院亦庄院区急诊科的医生记忆犹新,因为病人家属的态度太异常了。

当天下午接近4时,120接到电话:通州区一家粮油店内一名女子情况危急。急救车把女子送到了医院,陪同到院的是一名男子,他自称是患者的丈夫王某某。

急诊科医生说,到医院后,女子的心跳和呼吸都没有了,但因为女子很年轻,仍应积极抢救。可让医生没想到的是,对于抢救,王某某显得有些不情愿。最终,院方没有接受王某某的要求,依然对女子进行了积极抢救,不幸的是,尽管医院用尽了一切抢救手段,仍没有挽回女子的生命。

不过,在对女子抢救过程中,医生发现,女子身上布满了大大小小多处伤痕,而且伤痕有新有旧。对于这种情况,医生建议王某某报警,通过警方协查,更好查出逝者死因。然而,对于报警,王某某依然不积极。

不同意抢救、不同意报警、不同意尸检——种种异常,令医生决定,根据相关规定和流程,由医院报警处理。

剥开真相:女子长期遭受暴力侵害

警方介入调查后查明,王某某准确地说是死者的“未婚夫”,二人并没有结婚。

死者名叫吴英(化名),是一名年仅26岁的山东女孩,一年前,经人介绍,和腿部有残疾的王某某在山东老家定了亲。此后,吴英随王某某来京,在王某某哥哥的粮油店里帮忙。

这个粮油店里,除了吴英和王某某,还有王某某的兄嫂及一名工人。

承办该案的检察官孙泉介绍,吴英身上的伤痕主要集中在面部、躯干和下肢,其中,额头有两处深达颅骨的创伤,肋骨有35处骨折,有些断裂处已经刺破了胸膜进入了胸腔。而且,吴英身上的伤痕多是旧伤结痂又添新伤的状况。根据伤情推断:吴英生前肯定遭遇了长期的暴力对待。

法医鉴定也肯定了检察官的推断:吴英生前遭遇了长期、反复、多次的暴力侵害,其死亡原因是全身多处受到外力钝性作用导致感染中毒性休克死亡。长达八页的尸检报告,详细描述了吴英曾经遭遇的侵害,令人不禁泪下。

寻找真凶:视频监控锁定嫌疑人

对于吴英的身亡,警方询问了粮油店里的所有人。

王某某的哥哥是当天发现吴英异常的第一人,他说下午和其他人送货回家后,上二楼发现吴英躺在床上,叫她没有反应。发现情况不好,他喊弟弟上楼,随后把吴英抱下楼并拨打了急救电话。其妻子当天回了娘家,称不知道具体情况。

工人表示只是打工,不了解王家的情况。

王某某则“猜测”:未婚妻的死因在于以酒服药。“她平时喝酒,有时还会吃消炎药,可能冲突了。”

但对于王某某的说法,当天的急救医生和此后法医鉴定都不认可:没有从吴英身上检测出酒精。

粮油店里的监控记录,成为了案件的突破口。

当天监控记录显示,王某某曾一把推倒吴英,还伴随着叫骂。除了哭泣之外,看不出吴英有任何反抗。此后,工人把吴英抱回二楼卧室。

对于视频里的情况,工人说,当时进入储物间,看到吴英好像刚挨过打,但对于王某某和吴英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自己并不知情,只是按照王某某的要求把吴英抱上楼。

证据面前,王某某也承认,当天早晨还踹过吴英一脚,但他不认为吴英的死亡和自己当天打骂有关。

绳之以法:家暴者获刑15年

“从当天监控视频中被害人的反应基本可以推断,她长期遭受王某某的打骂,已经没有了任何反抗行为。”孙泉说,经讯问,王某某最终承认了长期殴打吴英的犯罪事实。

王某某交代,自己因为腿有残疾,不容易找对象,经人介绍认识了吴英,兄弟俩拿出16万元彩礼算是定下了这门亲事。最初,在老家时,只觉得吴英很内向,不爱说话,但到了北京后,发现吴英不仅反应慢,而且越来越迟钝。

王某某不愿娶吴英,但吴英家中不同意退婚,认为吴英从小在农村长大,一直在村集体企业工作,不适应大城市的生活,慢慢就会好起来。

但王某某不仅没有照顾吴英的感受,帮助她适应新的生活,反而变得越来越暴力。据他供述,菜刀、炒勺、马扎、凳子腿都是殴打吴英的凶器。每次打伤吴英后,就从网上购买一些消炎药,从来不带吴英去医院救治。

最终,检方以故意伤害罪对王某某提起公诉。近日,法院认定检方指控,鉴于王某某有自首情节,且赔偿被害人家属、双方达成和解协议,依法对王某某从轻处罚,判处王某某有期徒刑15年,剥夺政治权利3年。

司法救助:13万余元帮助可怜的一家人

遭受着暴力侵害,吴英为什么一直默默忍受,没有向家人求救呢?办案时,检察官一直疑惑着这个问题,后来查明,吴英出生在一个十分不幸的家庭。

吴英小时候,患有精神疾病的母亲便离家出走不知所踪,父亲再婚又生了一个女儿。2011年,父亲罹患白血病去世,继母也不辞而别。整个家庭只剩下了年迈的爷爷、奶奶和吴英姐妹,平时由姑姑家接济过活。

吴英成年后,在村企工作,贴补家用。到了2016年,吴英的爷爷又被诊断出患上了肺癌,一家人的生活更苦了。

后来,村里人给吴英介绍了王某某,吴英一家也对王某某很满意。当时,由于王某某未满22周岁,所以二人并没有领证结婚。

了解到吴英的家庭背景后,检察官帮助其爷爷、奶奶和妹妹申请了司法救助金。

市检三分院的检察官郭兴莲和检察官助理张琦专程赴山东省聊城市某县开展相关调查核实工作。承办人了解到吴英的爷爷今年76岁,肺癌晚期,瘫痪在床,奶奶75岁,两人均系农民,无劳动能力;妹妹12岁,也无收入来源,三名申请人生活困难。最终,市检三分院决定给予三名申请人国家司法救助金共计130440元。

新冠肺炎疫情期间,市检三分院通过远程视频连线,联合当地检察机关向申请人发放了该笔司法救助金。

案件反思:预防和制止家庭暴力是全社会的共同责任

“很多家庭暴力,本应能够在早期得到制止,从而避免悲剧的发生。”孙泉提出,预防和制止家庭暴力是全社会的共同责任,其中,更应以预防为主。

“以本案为例,如果共同生活的人或者邻居,在得知暴力发生时,能够及时阻止暴力,或者通过报警等方法保护被害人生命健康安全,那么被害人也许就不会失去生命。”孙泉还认为,社会基层组织、公安机关、妇联等单位,应该加强对“家暴”问题的重视,特别是对老人、妇女、儿童以及外来务工人员等群体加强关怀,可以定期上门宣传反家庭暴力的内容,并告知他们一旦遭受侵害该向谁求助、如何求助等。

此外,孙泉建议,进一步加强司法预防,法院、检察院、公安机关、司法行政机关可以联动相关部门加强家庭暴力法治宣传工作,健全以案释法工作制度。检察机关可以通过公益诉讼或检察建议等方式,促进相关工作改善和推进。

孙泉还肯定了本案中医院的做法。“医院很好地完成了强制报告任务。”孙泉说,根据反家庭暴力法,学校、幼儿园、医疗机构等单位,在工作中发现有人遭受或者疑似遭受家庭暴力的,应当及时向公安机关报案,并提供保护和帮助,即强制报告。“这些单位的工作人员往往是‘家暴’的最先发现者,千万不要置身事外、袖手旁观,一个电话、一次救助,也许可以挽救一个生命,改变一个人的一生!”

孙泉总结道:只有全社会形成事前预防、事中救助、事后救济的“反家暴”格局,对“家暴”零容忍,“家暴”现象才会逐渐消亡。

现存问题:“反家暴”保护尚不全面

另据海淀法院分析,涉“家暴”案件大都集中在离婚纠纷中。这些案件中,当事人提交的涉家庭暴力证据证明力普遍较弱,“家暴”受害者通常仅能提供受伤照片、聊天记录等间接证据,且难以形成完整的证据链。

因此,法官建议受害者提高法律、证据意识,在家庭暴力发生后及时报警,保证自身人身安全,并保留治疗伤情记录等,保存能够证明施暴行为和伤害后果的证据,以便有效维护自己权益。同时,公安机关、医疗机构、妇联组织等部门在工作中遇到可能存在“家暴”情形时,也应注意做好工作记录、留存证据,在法院调取证据时予以积极配合。

另一方面,法官指出,目前反家庭暴力法还只针对直接遭受家暴者的人身安全规定了保护措施,未涉及财产保障、未成年人特殊保护等方面以及施暴者言行矫正等内容。

法官说,实践中发现,有的受害人因缺乏独立生活来源而不得不继续依附于施暴者;未成年受害人因缺乏特殊保护遭受侵害后仍受控于施暴者;施暴者言行不能及时得到矫正,造成长期、反复、持续施暴。

对此,法官建议应进一步完善相关法律,细化人身安全保护令保护措施及其适用标准,充分考虑未成年人特殊保护需要,对家暴受害者提供更易获取的庇护所、法律援助支持等服务,强化对施暴者的行为矫正。

(记者高健 通讯员 刘丹)

相关文章

热点图集

每日推荐